返回首页

浓情七月,如诗如画,在这绚烂的季节,聆听他们的故事,收获他们的感动;花开时节,绿意盎然,在这勃发的日子,追寻青春的梦想,感受他们的美丽。为了更好地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加强政法队伍建设的最新成果,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,弘扬正气,鼓舞士气,山东长安网联合全省百家网站,特推出山东政法英模榜展播活动。

007.邓涛
2016-06-15

 人生格言:路虽远,行则必至;事虽难,做则必成。


  

多年来,诸城市法院昌城法庭副庭长邓涛一直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主线,依法办理每一个案件,使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,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。2014年,他被最高法院授予“全国法院办案标兵”荣誉称号。

做一个“有良心”的法官

邓涛曾经审理过一起离婚案件,在男方起诉前,夫妻双方已分居很长时间。第一次开庭那天,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一见面,女方也许对男方尚有感情,也许是心中充满了怨恨,情绪十分激动,说不上几句话,就开始掉眼泪,坚决不同意离婚。半年后,第二次开庭。女方老远看见男方情绪又开始不稳定,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。细心的邓涛看在眼里,没有马上安排双方在法庭上见面,而是先将女方和她姐姐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邓涛想起上次开庭时,女方说起过她身体不好,于是他先从女方的健康聊了起来,又聊到了他们的孩子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女方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。她说:“我知道与他不可能再和好,但总觉得他辜负了我,法律应该惩罚他,所以不同意离婚。”邓涛首先对女方的心情表示理解,向她说明双方因感情导致的是非恩怨自有社会评价予以论断,而本人还是应该为了孩子和自己的幸福向前看。在征得女方同意后,邓涛又单独与男方进行了沟通,双方最后终于达成了离婚协议。

多年的审判实践让邓涛意识到,离婚、赡养、继承等婚姻家庭类的矛盾纠纷,由于掺杂了当事人感情和道德伦理等因素,很难从法理或法律上与当事人进行沟通。在办案过程中,邓涛总能从一个贴心人的角度表达对当事人感情上的理解和慰藉,让他们在心理上感受到法官人性的关怀,逐渐引导他们走出感情的纠葛,进而走到理性解决纠纷的轨道上来。

做一个“有专长”的法官

邓涛就是一位审判业务的“行家里手”。他善于将法学理论用司法实践中。近年来,民间资金融通愈加活跃。很多手中有闲钱的老百姓也加入放贷的行列,通过出借款项赚取比银行存款更高的利息,但过高的利息背后显然是巨大的风险。某银行业务员姚某在为村民办理业务过程中,收取存款不入账,或以高息回报为诱饵向村民借款,将挪用及诈骗所得用于放贷、支付利息、个人消费,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案发。受害村民将近百人,他们在从姚某处追回款项已无望,与银行交涉又无果的情况下便将银行诉至法院,要求赔偿损失。由于刑事案件处理过程较长,而姚某的定罪结果对民事案件事实认定有直接影响,所以赔偿事宜迟迟未取得进展。受害村民误认为法庭故意拖延或办理不了这批案件,期间,村民们多则三、四十人,少则十几人频繁来到法庭要说法,声称不给他们答复就要上访。

该批案件由相州法庭受理后,庭长知道邓涛是办案“专家”,遂指派他具体办理。由于该批案件涉及人数多、标的额大、社会影响广,若不能妥善处理,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。邓涛灵活运用法律知识,决定调解结案。针对案件特殊情况,他与同事迅速拟定应对方案。首先,他利用周末时间安排开庭,以娴熟的审判技能消除村民对法庭拖延办案的误解。其次,他注重做好来访村民的接待工作。始终不厌其烦地耐心向他们摆事实、讲法理,最终让村民认识到自己因贪图高息而丧失应有的警惕,对危害结果也有责任,来访的人数和次数逐渐减少。再次,他从银行管理漏洞和维护银行信誉角度,多次主动与银行沟通协商,终于使其同意法院提出的案件处理方案。事后,邓涛又从专业角度向银行提出司法建议,帮助银行汲取案件教训,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类似金融风险的再次发生。总之,他运用专业思维巧妙处理这批案件,不仅有效维护了村民的合法权益,而且对社会公众起到了很好的普法警示效果。


做一个“有大局”的法官

七年来,邓涛把法庭当成了自己的“大家”。每个工作日,他都忙于送达、保全、调解、开庭、解答咨询、接待当事人、撰写法律文书等工作。因为案多人少,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。他一出门就是一天,遇上晚上、周末加班或出差,可能好几天不回家。勤奋的工作换来了骄人的业绩,七年来,邓涛办结各类民商事案件2300多件,每年所承办案件的调解、撤诉率平均达到65.3%,个案平均结案周期仅37.8天,无错案和超审限案件,无因处理不当引发当事人上访。对组织给予的荣誉,邓涛总是谦虚地说:“这是整个法庭互相配合、团结协作的结果,任何成绩都不是单凭我个人力量就能取得的,所有的荣誉都是属于法庭。”

七年来,邓涛舍弃了自己的“小家”。他深知,选择了法官职业就意味着付出,但这一付出不只是个人的付出,而是整个家庭的付出。当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主要用于工作时,自己本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和义务自然就要由其他家庭成员分担。邓涛说,从事法官的这七年,正是儿子入托、入学最需要家长照顾的时间段。孩子的接送、吃穿、作业辅导等任务几乎全都压在了妻子一个人肩上,妻子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,就由身体不好的父母顶上。对他的工作,家人都已经习惯,妻子从不抱怨。邓涛说:“父母对我的工作更是无条件地支持,二老身体不好,平时都是互相照应着,从来不打扰儿子工作。”而他自己一忙起来,往往一个月都无法看他们一次。对家人的亏欠,邓涛总想弥补,只能在心里说,等案子少一些了,一定帮妻子多分担一些家务,多陪儿子玩耍,多和父母说说话。